http://www.ex-cinder.com

無錫多校探索STEM教育鬧猛背后存短板

  “STEM教育”已在全國校園掀起熱潮,各地在探索中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課程和教育模式。無錫就有多所江蘇省STEM教育樣本學校和數十所項目學校。還有更多學校正在探索STEM教育。近日採訪發現,中小學實施STEM 教育的背后,缺少足量且專業的師資、課程開發不足等都是隱憂。

  日前,梅村實驗小學二年級(10)班的學生化身“小工程師”,在老師指導下合作完成一個個造型獨特的筆筒。孩子們都很投入,有的孩子嘴裡喊著難擰,卻仍用全力擰著螺絲。當天梅村實小開展STEM 課題研討展示活動,新吳區小學科學教研員以及片區教師代表進行了觀摩、交流。

  梅村實小是江蘇省STEM 教育樣本學校之一,這樣的樣本學校無錫全市共有6所,包括無錫市實驗幼兒園、南長實驗中學、天一中學等。該校教科室科員惠鋒明老師介紹,學校在2012年探索為每個學生設計課程,設立了小動物研究所、航模會所等7個項目,試點走班教學。“全省推行STEM 教育時,我們發現學校已實施的部分教學實踐與其不謀而合,2017年就成功入選成為江蘇省STEM教育項目試點學校。”

  同樣是樣本學校的省錫中也是從2012年就開展相關的學科教育研究,目前已形成30多門課程構成的STEM教育課程群,解決了上什麼課、誰來上課、什麼時候上課、在什麼地方上課這四個大問題。該校課程教學處副主任胡曉軍介紹,學校在STEM教育的探索已進入研究教學方法的階段。採訪了解到,全市各校探索、實施STEM教育的積極性很高,大多數學校硬件設施齊全,開展的教學活動深受學生歡迎。

  到底STEM教育是什麼?隨機採訪中不少教育工作者、家長甚至正在接受STEM教育的學生與記者一樣,都一知半解。

  資料中的解釋是:STEM教育是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 ogy)、工程(Engi neering)、數學(Mathematics)教育的融合,但它並非這四個領域內容的簡單堆疊,而是強調四個領域間有目的、有方法、有系統的整合,能使學生發展生活中所需要的思維、推理、團隊合作、調查和創造性技能等。

  胡曉軍介紹,STEM教育近10年來在全球范圍內掀起熱潮,以培養適應社會發展的創新型技能人才。我國自2015年開始推行STEM教育,其中江蘇省的推行力度最大。2016年11月,江蘇省中小學教學研究室、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與江蘇鳳凰數字傳媒有限公司聯合成立協同創新研究中心,探索建立具有中國特色、江蘇特點的STEM教育課程和評價體系等。去年我省還發布了《江蘇省基礎教育STEM課程指導綱要》,引領基礎教育階段STEM教育的全面、科學、有效、深入地開展。

  我市有很多學校在主動探索STEM教育。市教科院負責STEM教育的教研員季榮臻介紹,全市已形成了自下而上主動探索的良好氛圍。

  惠鋒明介紹,當STEM教育成為社會熱點,大家都想往上湊,路難免會走歪。在一次省級匯報活動中他注意到,有的學校隻涉及了跨學科教學,就自稱開展了STEM教育。“語文、科學、音樂老師圍繞一個主題上一堂課,能等同於STEM教育嗎”,惠老師對此並不贊同。還有學校給創客教育、機器人教育等都戴上了STEM教育的帽子。記者也注意到,校外培訓市場中STEM 教育也很鬧猛。一家機構的宣傳人員強調,他們的教學注重培養孩子的動手能力,培養學習興趣、探究能力等,對孩子今后養成良好學習方法有好處。

  胡曉軍解釋,目前校園內外在實施STEM教育中確實存在誤區,比如將STEM和創客教育等混為一談。“我認為創客教育更注重信息技術與物聯網技術等軟硬件結合,而STEM教育實施時則不受硬件限制,就地取材注重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還有諸如跨學科學習,規范的技術語言,完成物化成果等特征。”他說,有些地方在實施中也存在重視技能培養和學習結果,輕視學科知識、科學精神的培養等問題,“如此一來,設計出的課程難以達成預期教學效果”。

  採訪中多名業內人士一致認為,要避免實施過程中的誤區和解決教學中的難點,除了給學生更多參與時間,還需要配齊高素質的教師團隊。

  “很多人不清楚上一次STEM活動課,老師要花費多少精力。”惠鋒明坦言,這次二年級學生做筆筒的課,他們幾個老師和木工一起准備材料,設計形狀,鋸了幾百片木片,打孔后老師預先擰過一遍螺絲。而前期課程設計也需要不少時間和精力。

  “我們學校除了使用省教育廳的STEM示范教材,還根據學校實際開發、設計了部分項目的校本課程,時間短更靈活,學生體驗更豐富。”在他看來,STEM有其特殊性,但一些學校專職老師都難以配齊,一方面難有足夠的精力開發課程,另一方面有些老師轉崗教學,對STEM教育理念、相關學科的專業知識儲備等都存在欠缺,設計課程對不少老師來說更是挑戰。

  事實上,就是梅村實小、省錫中這樣已配備了10人以上STEM教育團隊的樣板校,想要更深層次開展STEM教育,依然需要更多更優質的師資參與。胡曉軍舉例說,他們的課程《橋梁設計》中,需要教師教授物理、化學、地理、材料、藝術等多學科的知識。“我們教師注重自學提升自己,也希望有更多學習、提升的機會。畢竟高素質的教師隊伍才能帶來高品質的教學和良好的學習效果。”(陳春賢)

  圍繞STEM教育,無錫很早就開始探索與實踐,近年來取得了省內領先的成績:擁有3個省級課程基地、3個市級前瞻性教學改革項目、21所省級試點學校﹔去年9月,省第二屆STEM教育大會在惠山區召開。然而,卓有成效的同時難免隱憂,例如存在兩個挑戰:或“蹭熱點”或混淆概念,認識上存在誤區﹔專業化、優質化的教師依然短缺。

  就報道中的事例來看,認識上的誤區都是流於形式的表現,滲透著功利因子。其實,STEM一詞的四個字母,分別對應著一種獨特的理工科鑽研氣質,可以看作“分子”,而“分母”應該是一種“三明治”結構:嚴謹的細分領域是基石﹔在此之上,需要一種融合,這種包容不是玩諸如“STEAM”“STEM+”等衍生概念,也不僅是“建筑設計”,而是一種傾注了人文精神的觀照,是一種有格局的統籌﹔在充實內涵之上謀求外延,呼喚家庭乃至社會全面認知STEM教育的意義,讓STEM走出課堂,讓學生能暫時擺脫題海與分數的束縛,在學以致用中浸潤素養,進而養成終身受益的習慣。

  STEM教育從概念到課程體系,引入之初是“舶來品”,多年來的摸索和發展,恐怕更多的是技術層面的爭鳴、改進和完善,但我們應該更多地思考“洋為中用”一詞的精髓之處,如此,才能讓STEM教育閃耀出中國特色的輝光,而這本身就是一項創新的事業,其核心驅動力就是師資人才。從事STEM教育的老師,不該滿足於傳道和解惑,更應該當一名播種者,以飽蘸激情的態度和敢於試錯的勇氣,在實踐中積累經驗,在與學生同步成長中豐厚學養。當然,政策的扶持傾斜與完善的激勵機制也要成為他們堅實的后盾。

  營造得法,或許一處匠心獨運的盆景的確養眼怡心,然而STEM 教育不是用來裝點門面的一塊招牌,它需要富有遠見的睿智規劃和群策群力的精耕細作。歷經長期的融合與優化,當根深葉茂的參天大樹集聚成林,才會真正形成具有制氧能力、煥發活力的生態鏈,這才是STEM教育的理想畫卷。(周震)

  江蘇打擊欺詐騙保專項治理追回基金2944萬元記者從江蘇省醫保局獲悉,根據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部署,江蘇開展全省聯動的打擊欺詐騙保專項治理,從去年10月到今年1月底,已檢查定點醫藥機…【詳細】

  江蘇加強河湖水域岸線保護 確保水域面積不減江蘇省水利廳日前印發《關於加強河湖水域岸線管理保護工作的意見》,《意見》明確加強河湖管理的主要任務,包括強化水域岸線規劃管理和岸線資源保護,…【詳細】

  江蘇防控青少年近視:將控制校內考試次數每月調整學生座位、作業考試設置上限、禁止學生將個人手機、平板電腦帶入課堂……江蘇省教育廳、衛健委等八部門近日就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出台意見,到…【詳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